免费看书网 > 武俠修真 > 道門大門道 > 第462章 你等著我(大結局章)

第462章 你等著我(大結局章)(1 / 2)



推荐阅读:

【】

離得不近,但也不遠,正好在雷劫範圍的邊緣,浮在空中。

此人身量嬌小,高冠博帶,衣著充滿古意,臉部有不停變換色彩的水紋狀氣息輕輕蕩漾,讓人無法分辨男女、看清麵貌。

此人的身邊還有一人,被氣息束縛住正在掙紮,雙眸充滿焦急之色,張嘴叫喊卻傳不出聲音。

乃是,風清雋!

峰上諸修無人識得此人,見此情景眾皆嘩然,就要搶上前去乾預。

他們不識,有人可認了出來,確切地說不是個人,而是天地萬象爐的器靈。

器靈發出空靈渾厚的聲音製止了大家衝過去,其後自語道:“這麼多年過去了,怎麼會是她!”

守恒真人急忙詢問,器靈道:“說來話長。罷了,她按說不會對華瀾庭不利,我們靜觀其變好了。”

華瀾庭也不認識此人,他正在竭力榨乾自己最後的潛力應付最後一波天雷,本待不理,但看見風清雋被縛,怎能不管,遂問道:“這位……前輩,你是何人?為何拿住我師妹,意欲何為?”

那人開了口,是柔和的女聲:“嘿嘿,你不認識我,老身可認識你。想當初,你立斃蔣家蔣功子,自己也奄奄一息,隻剩下一口氣,要不是老身,能不能活命,可還不好說。”

華瀾庭回想一下,不知真假,隻得繼續追問:“老人家既說救過我一命,為何此時要難為風清雋與我?”

“不信是吧?有你和薛稼依體內的‘一寸相思一寸灰’為證。”

華瀾庭聞聽此言信了八成,他不知那神秘東西的名字,但確實此物不止一次幫了他,可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。

那人去了臉上的水波,露出一張雖老邁但仍可想見當年秀美和英氣的臉龐:

“老身黎青金,你我的淵源有機會會告訴你。現在,隻問你一句話!你考慮的時間不多。”

“華瀾庭,你是打算繼續渡劫飛升,還是,選擇放棄,從我手中救下風清雋這小妮子的性命!”

大家都沒想到,也不明白這黎青金為什麼會問出這麼一句話,這可真是令人兩難的抉擇。

如今飛升隻差最後一哆嗦,而救人就要放棄這個機會。

眾人紛紛看向華瀾庭。

華瀾庭,不過一轉念間,就做出了決定。

在旁人,這必定是個艱難無比的選擇,一生苦修不就是為了飛升上界長生久視嗎?

在他,卻不需要太多的考慮。

能飛升自然是好,再者多少和風清雋等伴侶與朋友們還有在上界重逢的可能,但如果要在風清雋的性命和得道飛升之間做出選擇,他寧可放棄渡劫。

這是他一路走來在心性上的使然,而最近的兩次際遇也讓他更加堅定了這樣選擇的決心。

和青牛的對話,讓他更加明白了身邊日常的人和平凡的事同樣值得珍惜的道理,更何況流光苦短,他和風清雋有幸相逢、恰好合拍,為什麼不能和有情人做無聊事呢?

長生久視可以追求,但那又怎麼樣呢?

聽過古崖居的一番話,所謂上界,所謂天界靈界也好,神界仙界也罷,隻在生命的能量和層次上更為高等,而在追逐利益、互相傾軋上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區彆。

既然如此,人與人之間真摯的感情與情感,包括戀情、親情、友情,即便短暫,在有限的生命裡,尤其,更加,值得守護與珍視。

人要活在當下,同時寄望遠方。

如果沒得選,他寧願,珍惜眼前人。

劫雷已經聚集,馬上就要降下。

既已決定,華瀾庭不再多想,一步踏出劫雲籠罩範圍,到了黎青金和風清雋的附近。

旁觀的萬象門師長和弟子們一齊發出了一陣歎息惋惜聲。

黎青金輕輕一笑:“好!你果然與眾不同,與那人不一樣。這樣都沒難為住你,老身索性再為難你最後一次。看看你這一次,你會如何選擇!”

“劫雷下隻要有人,就不會消。你,來,看!”

一言既出,黎青金右手一揮,一道身影被她甩進了劫雷圈子。

華瀾庭注目一看,被推入後身在蓄勢待發的劫雷之下的人,是薛稼依!

薛稼依同樣被束縛住無法動彈。

如果他不救,薛稼依鐵定喪生在最強天雷之下,但自己和風清雋在外麵是安全的。

如果他去救,現在的狀態極其虛弱,事情有變後他又停下了博山雷丹爐的運轉,能不能抗住天雷最後一擊可是兩說著。

運氣好,救了人還渡了劫;搞得不好,最遭的情況是兩人都會被天雷轟得粉身碎骨。

最後一波天雷這時已然開始下落,時不我待。

華瀾庭飛快轉頭,看向風清雋。

風清雋的麵容平靜,而眼眸中泛著心慰欣喜的光芒,隨後夾雜著一絲決然的神情,她雖不能出聲,依然說了話。

兩人諳熟至極,華瀾庭如何不能從她的口型判斷出內容:“你很好,因為我選擇了放棄渡劫,妹心甚喜。此生有良人眷顧至此,清雋夫複何求。”

“現在,但憑己心,做你想做的,做能讓你心安的,怎麼都好。”

“餘生,或者,來世。天上,或者,地下。”

“你等著我。”

兩人此刻心有靈犀,心意相通。

華瀾庭深深看了風清雋一眼,氣息衝天而起,返身又撞進劫雷之地。

天雷已至。

無法可想,華瀾庭振作精神全力以赴,悍然連續拍出了十三記五雷鳴光掌,一掌更比一掌強,第十三掌疊加前十二掌後威力無儔,迎向九道合一,有水井口般粗大的深紫色天雷。

以雷對雷!

鳴雷轟電,電閃雷鳴,光火閃爍,雷音大作!

天雷被掌力震得寸寸消融。

然而,掌勢掌力已儘,天雷仍餘下一丈之長,毫不留情向著華瀾庭壓下。

華瀾庭進入絕境,真氣運轉完全停滯,如一根沒有生氣的朽木,想要垂死掙紮,也要有時間緩過一口氣來。

圈外的黎青金輕歎一聲,手指微彈。

她沒有出手相幫,但是內圈裡惶急的薛稼依猛然發現自己的身子可以動了,但似乎來不及了,而且以她修為,也難以對抗天雷。

薛稼依驀然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聲,在兩人情緒最波動,絕望之意彌漫的情勢下,兩人之間曾自主出現,救過兩人兩次的那團、那根灰色光團網線,再次現身。

光團散開成網,兜住了剩下的小半兒根天雷之柱,迅捷無比地幾個纏繞,天雷被絞碎。

華瀾庭,無恙。

九九大雷劫,九九八十一道天雷,被全部接下。

場外響起一片歡騰。

華瀾庭死裡逃生,先看了薛稼依一眼,又看了風清雋一眼,身子一軟,強撐著把住樁子沒有跪倒在地,他累的說不出話來,隨即仰天看向上空。

這次渡劫,終於結束了。

這一看,不打緊,華瀾庭剛剛鬆懈下來的精神,驟然之間又一下子繃緊。

其他人也發現了不對。

天空中,怎麼還有一道天雷正在力劈而下?!

隻聽自在萬象門碩果僅存、年歲最大的微字輩宿老驚慌叫道:“九天十地,十九天雷!華瀾庭小心!”

“九天十地、十九天雷”從未見諸於典籍記載,這位宿老也是在年少時偶然聽他的太師祖提過一嘴。

十九天雷並不是有十九道,而是在慣常的九道之外還有一道,湊成了十的說法。

追究什麼是十九天雷沒有意義,華瀾庭必須要麵對並扛過這一雷,但以他殘山剩水的現狀,要怎麼辦?

華瀾庭做事,曆來習慣留一手,以備不時之需。

這次也不例外。

問題是,他留的後手,出了問題。

這是在他剛才準備對付剩下的那小半截兒天雷時發現的。

他並不知道“一寸相思一寸灰”能出現,按他的計劃,是要以神器洞簫和隱身太極巾擋下天雷最後的瘋狂。

然而,神器洞簫在他發出“一畫開天”擊敗古崖居並引動雷劫之後,就一直沒能吸納靈氣恢複過來,太極巾也不能瞞住天雷。

現如今,九九八十一難是過了,誰知還有一道天雷藏在最後麵,這才是雷劫最後的瘋狂。

“敵人”,實在是太狡猾、太凶殘了。

以華瀾庭無極境的修為,有定然也是神器級彆的“一寸相思一寸灰”為他爭取到的短短時間,他的修為其實業已恢複少許。

麻煩的是,看這架勢,這最後一道天雷以單體而論,比前八十一道隻強不弱,華瀾庭不被轟成渣渣,就已經是諸神眾仙佑護的結果了,要想渡劫成功,基本無望。

人就是這樣,剛才已經在黎青金的威逼下選擇了一回放棄,氣勢已泄,華瀾庭此刻也幾乎沒了鬥誌。

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緊要關頭,耳邊傳來風清雋的嬌吒:“瀾庭,不要放棄!元素剝離大法!”

原來,不知何時,風清雋的束縛也被黎青金解開了。

她的人,飛進了雷劫地域。

華瀾庭如夢方醒。

他和她,還有這一手!

自從進階十方無極境之後,華瀾庭在同階鬥法中沒再使用過元素剝離大法,這招對境界比他低的人有奇效,而無極境大能們修為精湛,自身的精氣神凝結如一,很難把彆人體內的元素剝離出來。

此術法得自陳履安,他分彆傳給了華瀾庭和風清雋,陳長老佛道雙修,且他的雲水青天瓶內蘊太極陰陽之意,外在表現為鹹魚和錦鯉,本就是兩人合使的威力最大。

彆無他法,華瀾庭打起十二分精神,他和風清雋以親密無間的相通道心,合作用出了元素剝離大法!

有門!有戲!成功了!

道侶同心,其利斷金!

最後一道天雷的本體仍在,但是其內的雷屬性元素被抽了個一乾二淨。

上界劫雷使命特殊,也是有著些微靈性的,但見這道天雷縮了縮,好像突然被人一把在公開場合裡脫得精光似的,感到極度害羞不好意思,發出了一聲若有若無的驚呼,倏地一下竄回了上空。

華瀾庭一屁股坐倒、躺平。

太累了,愛誰誰吧,再有雷劫爺也不渡了。

劫雲在緩緩滾動回收,雷聲漸小,隻待全部收回,就是華瀾庭白日飛升之時。

這期間,還有一小段不長的時間,留給成功渡劫之人交代“後事”。

孤峰之外已是鼓樂喧天,這是萬象門的人在慶祝華瀾庭成功渡劫,本門又出一位得道飛升之士,必將再次崛起仙洲。

華瀾庭渾身酸軟無力,他掙紮著起來,他還要和師友們道彆,還要為門派留下修煉感悟,還要以目前渡劫後的半仙之體加固護山陣法,以及留下帶不走的寶物等等事情要做。

“且慢”,黎青金叫住了他,“你我的淵源因果,我還要和你說清楚,會給你留下時間處理後事的。”

華瀾庭也想聽一聽。

這神秘老婦幫過他,也難為過他,說敵非敵,說友非友,不弄清楚也是心裡不踏實。

“時間緊、任務重、事情多,我長話短說,你聽著就好。”

“我乃你門一代老祖道函真人的道侶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層浪,華瀾庭睜大了眼睛。

最新小说: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(快穿)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